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

实验室黑产揭秘:学生加班到凌晨两三点,每月工资只有2000

1月5日,南邮事件上了热搜,谭某导师张某在自己实验室存放易燃溶剂,同时压榨自己的学生运送溶剂给客户,这中存在开公司让学生送货的行为,让实验室的黑产浮现出了水面。 在中国导师负责制的…

实验室黑产揭秘:学生加班到凌晨两三点,每月工资只有2000

1月5日,南邮事件上了热搜,谭某导师张某在自己实验室存放易燃溶剂,同时压榨自己的学生运送溶剂给客户,这中存在开公司让学生送货的行为,让实验室的黑产浮现出了水面。

在中国导师负责制的情况下,导师完全决定学生能不能按时毕业,而学生不能按时毕业的原因只有一个,活还没有干完,导师完全可以利用学生的廉价资源,去接市场上的业务或者开公司,实验室的资源仿佛成为大学教授的自由王国。

就像一个段子所说:一开始给爆破公司30万,然后爆破公司给包工头3万,包工头给小工3千,小工买工具3百块就解决了。

01 绝命毒师张正

在2015年央视节目中,华中科技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张正波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出现。

49岁的张正波出生于武汉市近郊的农民家庭,是华中科技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副教授。2005年,他与人合作成立了武汉凯门化学有限公司(下称”凯门化学”),专门研发、生产、定制各种医药用途、工业用途的化学中间体。他们培训工人生产制造,产品全部销往英美等国家和地区。

公司成立之初,由张正波提供了部分产品的合成方法,并根据客户需求及管制制式的变化,积极研发可以替代管制品的新产品,采用编号的方式为产品进行退补,并编制生产工艺流程。

华中科技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副教授张正波联合朋友开设制毒公司,伙同化学专业研究生鲍某等人,生产国家管制的一类精神药品远销欧美,每月销售进账60万美元左右,堪称汉版”绝命毒师”。

02大学教授的副业

不同学校规定不同,大学老师一般都有副业,有些专注于教学研究,有些则把副业当主业。

在南方周末的报道中,自研究生一年级开始,南京某大学地理专业的苏飞只要没有课,大部分时间都会去导师的公司帮忙。今年刚过完春节,由于项目比较集中,导师亲自打电话喊他上班,苏飞不得不放弃假期,提前回到公司。

这次经历让苏飞真正见识了这个行业的工作状态:每天苏飞跟着公司的师兄做项目,设计图纸,去现场勘探;他几乎天天加班,有时工作到凌晨两三点,第二天8点还要照常上班。有一次公司停电,疲惫不堪的苏飞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由于表现不错,导师有意让苏飞毕业后留在公司上班,但他拒绝了,选择考家乡的公务员。

在苏飞出勤率最高,加班最多的那一个月,他拿到了2000元工资。不过合肥某大学机械专业研究生韩月娥的经历是,只有一点点。

在知乎的帖子里,有研究生吐槽,其天天为老师的产品免费服务。老师唯一给我的”薪水”是每个月200元的生活补助和一天80的出差补助,出差补助80元里包含了吃饭、打车等日常开销,经常还要倒贴钱。

学生本身是高校教育的产物,现在却变成导师公司化的一员。

03奇葩的研究课题

福建中医药大学官网2019年12月27日发布消息称,该校副校长陶静主持的”太极拳对2型糖尿病及脑卒中功能康复效果的临床研究”获国家重点研发计划”中医药现代化研究”重点专项2019年度项目立项,资助经费880万元。此事引发热议。

太极拳通常被认为跟儒学、道学、中医经络学有关,常用于养生养性;而糖尿病则是以高血糖为特征的代谢性疾病,二者”同框”,确实出乎很多人的意料。

福建中医药大学在官网透露:该校中西医结合学院蔡晶教授的某课题,获资助经费245.51万元。研究太极拳的880万经费,与药物研制的245.51万元经费一比较,似乎前者的科研经费高的让人无法接受。

太极治疗糖尿病,气功治疗癌症,真的是博大精深。

04教授们的论文生意

如果没有副业,一些教授也能通过论文造假来赚钱。

2018年8月31日,河北科技大学官网公布于2017年8月启动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的结果,称撤稿论文已不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,同时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”主观造假情况”。

而后,在该媒体在获得的一份录音资料中,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表示,博士毕业后,因为”没钱挣”,他与人一起代写论文,”一个博士论文收费7000元,一个硕士论文收费是4000-5000元”,直到到了高校工作后仍然”还有人找”。

同时他还表示代写SCI论文的市场需求很大,最便宜的也要五六万,一年做两篇文章,够买一辆好车。

有人曾说,年轻人不要被所谓的坏公司毁掉,但也不要在校园里被导师毁掉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666海外华人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0429666.com/jioayu/163321/

作者: 666huaren

为您推荐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